三文鱼.

长时间失踪鱼口
是个随性的鱼
身处南极大冰盖儿下,可能是只假鱼
谢谢你喜欢我!

我,尿性。

P.S.另外有些bug我写的时候没有注意到谢谢各位指出!

关系问题

  “您好天老板!”姜小姐站在天一面前,天一被顾问抱着那表情有些许微妙。

 

  “我应广大民众的心意来询问您一件事,就一件事。”

  天一叹了一口气,刚张口顾问就在后面说:

  “对对对我们在一起了,拜拜。”


  左道和时侍两边各一个强行把顾问拖走(其实是元帅和术士被伏小姐和薇小姐逼迫接着才有了走到和时侍这两人看似ooc的举动),枪匠在自己双手举起,保证自己不会插嘴和血枭的平淡注视后,姜小姐放弃了治疗。

 

  她突然想爆粗口。


  赌蛇和顾绫以及新晋小王子克劳泽打着二对一,紧接着随着姜小姐的问题,克劳泽和顾问(在天一卧室)的脸色都是相似的怪异。


  “您是喜欢身为皇子的克劳泽多一点儿呢,还是喜欢自己的狗头军师顾问多一点儿呢?By the way,您和他们3p过吗?”


  枪匠吐了个槽:“还真是一个问题…另外老板的性关系这么乱吗?我怎么不知道克……”

  血枭抱着枪匠飞走。


  左道和时侍在书店最里面,左道叹了一口气,就连时侍也吐槽了一句:“啊喂这个擦边球…”


看有文采的肉文是一种享受,

看无脑只为交配的肉文…那就好比想吃屎一样

不,比吃屎还恶心。


为了奇怪思想而奇怪的文章对此我就呵呵吧


没有针对什么人,只是说说最近的事儿罢了


所以我觉得,清水有时候远比糙肉来得早有滋味

这也是我为什么没有尝试写第一句的两种肉文了…


争执

  “可惜了……这个时代最杰出的工匠…”

  “是个白痴。”


  血枭听到这话抬头看了一眼枪匠,只见枪匠以一副“委屈”的表情盯着天一,天一喝了一口热咖啡。

 

  “要是再在书店里动花样我就……”


  血枭又瞅着天一。


  “嗯,对。”


  无声的火焰。


  枪匠在心之书海里表面上委屈的很,内心里笑成了狗。只见血枭和天一两人颇为尴尬的杵着,前一秒枪匠刚刚从南美联系上了书店,接着和血枭一起来了。

  别说话,我也不知道他们俩怎么在一块儿。

  顾问从内屋里出来,从桌子后面挤了点儿番茄酱,看到枪匠两人也没有太大波澜。

  “回来了啊,啊,回来了下个任务你们就去……”

  他突然看到天一脸上虚无的表情,严肃道:

 

  “别欺负我媳妇啊。”


  “……你们都出去吧……”


白泽助力…

非人哉漫画:

#非人哉# #高考加油# 各位,加油!!

  欺骗要杀死属于我的温柔。

  “…你现在可以说,”它笑着说。

  “谎言,还是真理?”


  我看见我的温柔被我的谎言所淹没。

  我讲了一个谎言。

 


哈哈哈哈哈对不起最后三p我笑了…
真香!

眠狼:

毒液与埃迪的甜蜜电视之夜!最后3张是彩蛋。

@半百_小号而已

由于各位疯狂吞食南极三文鱼,现今南极黑白三文鱼物种只剩本文作者一人,本文作者为了冬眠故不能上线。


哈哈哈…真相了


老酒鬼:

s感觉现在很多热圈都是这样的:


直男策划/作家/画手/编辑作品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偶然戳中了同人圈g点


太太开始产粮扩大受众


所有人开始自动加深故事深度和角色性格,脑补一出突破天际仔细想想居然真的没什么逻辑漏洞的大戏


直男官方:不好意思你们想多了


太太:你刚出的剧情逻辑不通!狗屎!
官方:??

LIE

  伍迪把封不觉拥入怀中,在后者耳垂边说:

  “我爱你…”

  封不觉的右手按住了伍迪的脖子,在他唇边说:

  “我也是…”


  “世上最真诚、智慧的先知啊,请告诉我,有比恶魔和人类爱情更伟大的事吗?”

 

  先知说,没有什么是比恶魔和人类爱情更具有欺诈性的了。

 


  “Who lied?”求知者问。

  “I told a lie.”恶魔说。

  “So had I.”人类说。